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展示

快手抖音之外音乐短视频玩出裂变新花样 一个好项目

时间:2019-01-27 03:02:58来源:本站 作者: 点击:
  

  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00亿元大关,截止今年6月,短视频综合平台与聚合平台活跃用户分别达到4.72亿人和1.61亿人,流量价值和用户价值高涨,商业价值凸显。

  2016年短视频兴起,早期短视频平台开始进行初步的商业变现尝试,一年后市场规模已达57.3亿,同比增长183.9%。除了抖音快手外,细分领域还有什么新机会?

  动次是一家垂直于音乐领域的短视频平台,初期并不以用户迅速扩张为主。为了保持产品调性、扩大内容生产量,首先引入了头部音乐玩家,再通过他们去撬动下游粉丝;同时内容裂变的新玩法也给用户生产内容提供了新思路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与喜欢的音乐人一起“踹轨”合奏音乐。

  内容裂变的背后则衍生了社交和音乐版权的多方面价值。在抖音快手恶搞横行的今天,动次的创始人杨宝成表示,希望做一款有调性的、“巨头花十亿也砸不动”的产品。

  2014年9月19日,阿里上市。北京总部的所有人都在狂欢,杨宝成却觉得有些落寞。作为职业经理人,一路从酷狗到阿里,从产品设计到用户拓展,他发现自己一直都在为别人做嫁衣。十来年的互联网经历,能不能为自己做点什么?

  杨宝成最早在酷狗音乐担任副总裁,在APP上线晚于其他家的情况下,依然通过渠道、产品模式抢下了不少用户。之后在阿里数娱担任渠道中心负责人兼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的副总裁。

  负责了几款用户量过亿的音乐类产品后,他发现了大公司的一个颠扑不破的难题:因为技术过硬资金充足,互联网巨头想打造一款产品并不难,但却很难有自己的调性。而调性却是产品和用户之间最“心意相通”的点,这也是创业公司的新机会。

  “只有做有调性的产品,你的用户才不会轻易被大公司的产品撬走。” 杨宝成说,中国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豆瓣。

  在坚定产品调性的基础上,杨宝成选择了音乐短视频方向的赛道。他认为目前年轻人都更偏好聚合多维的表达方式,视频则是其中最成熟的一种。其中长视频更重内容,短视频则更倾向于平台的搭建和用户间关系的积累,后者是他更擅长的点。

  “抖音虽然很热,但是我们可以在垂直领域打透打深。”很多行业都存在鄙视链,音乐领域也不例外:听古典的瞧不起听金属的,朋克认为民谣在无病呻吟,凤凰传奇的粉丝都在跳广场舞杨宝成却认为而这种鄙视链其实也可以演变成一种商业价值。

  目前音乐行业中有2万顶尖音乐人,200万职业音乐人,同时还有5000万的音乐玩家。第一阶段,动次主要想打透这三类头部用户。一方面,通过以前的资源引入这些音乐玩家进驻平台,另一方面走进音乐学校和经纪公司如太合麦田、草台回声等,定点精准拓展用户。

  早在今年7月,动次的注册用户就破百万,其中很多职业用户都是音乐人和音乐玩家,可以生产原生内容的人达到了15%。目前,谭伊哲、谢春花等头部音乐人在平台上的互动以及平台上发起的各类活动赛事,让动次迎来了优质原生内容的高速成长期。

  “我们是内容生产平台,很多竞争对手只是内容消费平台。从用户选择方面撬动,我们也就有了新的优势。”杨宝成说。

  打开动次,你会发现,他与其他家产品最大的不同是,一条短视频中同时包含多格屏幕,每个屏幕中都有一个音乐人,一条音乐视频流其实是包含了他们的“合声”。

  这种多屏模式来自于杨宝成之前录伴奏时的发现。所有的录音都是分轨录制的,那为什么视频不能分轨录?并且录完后还可以进行拼接!

  这多玩法后的价值是,你的创作可以和任何人的创作合到一起。即使是普通用户,也可以直接点击收藏喜欢的音乐人的作品,并且在自己录制的时候选择这个作品进行“合作”,添加高音低音伴奏等等。

  这个改变没有脱离用户平时使用短视频APP的习惯,但也让产品更加互联网平台化了,增强了用户生产内容的参与度,也满足了职业的音乐人与他人合作的需求。这种合作方式,相对于抖音里博主和粉丝一对多的弱社交关系,更利于用户之间建立一对一的强社交关系。

  “以前C端用户只能观赏表演,但在动次的平台上,我们的用户可以参与到任何一个高端玩家或者博主的音乐创作之中。”

  与此同时,后部的内容资源池也更有价值。其他的内容短视频平台上,一条内容即使被看再多遍,点赞评论转发之外,也仅仅只是一条内容,而动次的每一条内容其实都是一个素材,可以被重复利用生产。

  除此之外,多格展示的技术难度在目前的短视频产品中是最高的。据杨宝成介绍,产品每多一格,技术难度就相当于多了一个抖音;每多两格,技术难度相当于多了四个抖音。从侧面来说,这也为产品搭建了技术壁垒。

  “我们最终极的目标是想做社交。”杨宝成表示,现在单纯从社交关系链去切已经不可能了,而内容却可以间接撬动社交关系。陌生人之间的链接,一定是基于对某一个内容的共同价值观。

  而社交的基础是交互,从多格的产品衍生出来的也正是互动。杨宝成表示,希望未来能搭建一个创作者和粉丝之间可以互动的、稳固的金字塔结构。短视频是主要的交互方式,而产品本身其实是社交平台。

  “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内容的裂变和衍生?因为内容可以解决社交产品不盈利的尴尬状况。” 杨宝成解释,现在内容付费已经是趋势,这也是动次未来的商业模式。

  比如基于一个优秀作品的二次创作,就可以在版权和渠道上进行收费。同时,也可以基于作品本身点赞、二次创作的转化数据得出用户的价值和作品的价值,进行IP孵化等等。杨宝成表示,在用户推广上也会进一步向国际化平台进发。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动次正在紧张冲刺最重要的一次产品迭代更新,近期将推出更加娱乐化和互动性的4.0新版。3.0版本的动次开创了在短视频领域的内容裂变玩法的创新,同时也引来了短视频巨头们的效仿,推出了“合拍”功能。

  据易观推出的《中国短视频市场商业化发展专题分析2018》,截止2018年6月,短视频综合平台与短视频聚合平台活跃用户规模分别达到4.72亿人和1.61亿人,流量价值和用户价值高涨,商业价值凸显,而充分基于短视频内容特点和交互特点,找到最高效的用户价值挖掘的商业模式成为各企业需要深度思考的重要问题。

  2018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00亿元大关,达到113.25亿元。总体来说,娱乐类短视频产品占绝大多数,音乐类、母婴类等垂直类短视频深耕领域机会较大,主打差异化的短视频产品将会有突围的机会。未来短视频APP逐渐向多元化、创新性发展,优质内容和产品创新将是未来的主要竞争力。

  目前,短视频行业仍然处于快速增长期,除了巨头公司外,大部分垂直领域短视频创业公司仍处于摸索阶段。与此同时,探索成熟的行业运作机制将会是下一个重要命题。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分隔线----------------------------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栏目最新
热点内容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